2008年11月19日星期三

油价风波 II 之 政府与人民荷包的博弈

20081118日是马来西亚政府经济政策的一个重要里程碑,今早国内贸易及消费人事务部长沙里尔在国会走廊以“胜利者”的姿态召开记者会公布国阵政府完成了其经济政策的战略性转移 即随着国际原油价跌破每桶65美元,政府已不再承担国人的燃油津贴,相反地开始赚取盈利


自政府搬出64日方案 - 燃油津贴重整配套(即汽油起78分;柴油起1元;私家车主汽油回扣)以来,国阵政府已明确执行减少燃油津贴,以舒缓国家财政。但就如小弟于公正报第6期前文《从油价风波看国阵经济治理能力》中,小弟一直质疑64日方案的时机,因为稳定物价乃是一个政府的对于国民一个责无旁托的经济责任,而且其重要性高于国家短期的财政目标。再看看最近几个月,明显的是64日方案在经济上的伤害已经造成了。


事过境迁,让我们再由这贸消部长沙里尔的“胜利者”记者会来探讨64日方案的功过,看看国阵政府是真的“冻未条”……还是“石头背后有只虾”?


“政府冻未条”论

邦政府拥有他们的经济学家提供数据和分析给予国阵决策者。但是国阵由于各种政治考量,对2007年年中后一路狂飚过US$100元的高油价失去了对策。最后当油价飚过US$100时,联邦政府财政实在是“冻未条”了,必须忍住民怨怒火,搬出64日方案


随即,这颗经济“震撼弹”引爆了我国通货膨胀,人民的消费能力普遍受到影响之下,商界无论是营运成本、原材料、电费、工资和销售成本等成本都水涨船高。相信市井小民的都明了咖啡价格涨了不会掉(或许以后大杯一点吧),罗里运输费涨了也不会掉(请看看最近罗里公会的言论),企业工资津贴调升容易,回调难也……最近,贸消部就不断地高调宣扬合理物价的讯息,但商界是否有反应过来呢?眼前商界似乎还在穷以应付国阵政府不按理出牌的经济政策(如新的燃油价机制,洋灰、钢铁入口准证,额免多项原料入口税)持续地骚扰国内市场。


石头背后有只虾”

而相反的看法却是……政府精明的经济学家们判断狂飚过US$100元的高油价将是64日方 - 燃油津贴重整配套的最佳时机,当高油价回落时,政府将实现其最终目标 - 停止津贴燃油价。这是个彻底的经济战略性转移


同时国阵的经济谋士也觉得,国阵政府在失去了5州执政权后,执政联邦政府的国阵无论在政策和财政上都必须面对民联5州政府的竞争,以竞相讨好人民“老板”。国阵政府为了挪出一些“子弹”,燃油津贴政策必须要做出战略性转移,把“子弹”投入更多的“利民”措施和发展计划。


现在,随着国际金融危机拖垮了欧美日等经济大国,几个月以来国际原油价由高位一路跌破至每桶低于USD 60,政府已不止借机不再承担国人的燃油津贴,相反地还开始赚取燃油差价盈利以补贴回政府之前所支出百亿计的燃油津贴。看来国阵政府重新展现其“英明”的经济治理能力(也许是熟读统计学贸消部长沙里尔),非常有谋略地推出石头背后有只虾”(ada udang di belakang batu)的燃油津贴重整配套……但是问题的根本是为何牺牲了国民,放任国内物价让通货膨胀狂飚?


更恐怖的事实是 - 政府不止停止为国人津贴燃油价,相反地还开始从国人身上赚取燃油差价盈利,这根本就是在“阴”我国广大国民的荷包!最近,大声喊什么70亿配套,什么额免多项原料入口税?似乎都是羊毛出在羊身上,左手进右手出的“骗人欢喜”的经济政策。但相信诸位还是有个老问题,所谓国阵政府的“利民”措施和发展计划,过后钱将会去了那里……朋党吗?是否真正花在照顾人民福祉的刀口上呢?


油价不再挑战政府 政府继续挑战人民

同时在“胜利者”记者会里,沙里尔也表示,即使政府于1117日再宣布调降油价15仙至RM2.00,也不需要再承担任何的燃油津贴,而燃油供应商和油站业者将可各别赚取RON 97汽油每公升19仙和12仙的利润。若依照国际原油价格目前的走势,就算政府把油价调降至RM 1.92,也不需要承担国人的燃油津贴。因此以此为推算基础,政府在RM 1.92的零售价下,允许供应商和油站业者合赚31仙的利润,而政府仍可维持盈利,意味着目前的油价成本至少低于RM 1.61


同时他也透露,由于国际原油价仍持续下滑,RM 1.92将不再是调降油价的底线,而政府将在121日的国家经济理事会(NEAC)会议上,讨论是否继续维持油价底价(Floor Price)的机制,或者是将让国内燃油价跟随国际市场自由浮动。大家谨记住,国阵政府还欠我们一个透明,有预警性(公布油价运算方案)并公正地执行市场化燃油价格机制。


在“胜利者”记者会临结束前,沙里尔也特意发表一段赞助人讯息,并强调就算政府如今已开始赚取燃油盈利,惟此前却拨出大笔的拨款,津贴人民购买廉价汽油(意指人民应该对政府心怀感激!)。政府早前宣布的625令吉汽车路税回扣及150令吉电单车路税回扣,都是津贴的一种以补偿人民,而且直接进入人民的口袋。而截至10月止,政府已拨出214亿令吉,作为人民的燃油津贴,而政府在去年则一共花费了RM 161.8亿在油津贴上。


当虾钻进荷包时……

之后的1123日,副首相纳吉在秘鲁利马参与亚太经济峰会时更越洋评论表示,如果每当国际油价滑落,政府就调低油价,更何况国际油价将不会在长时间内持续走低;而当国际油价高涨时,政府就必须调高油价甚至于大幅度调高。因此他劝请国人不应持续要求政府,在国际油价每桶低于USD 50调低油价。他更加以补充表示,政府再调低油价将会影响推动替代能源的努力。


而说道市场化油价,他辨称油站业者将无法适从日制(Daily)或星期制(Weekly)的市场化油价。这里想请问我们尊贵的副首相,人民何时能适应高通膨呢?为何政府能体协油站业者,确无法谅解人民之苦呢?

再看看在1124日,贸消部长沙里尔的评述,正当国际油价滑落,消费者不可以贪心,要求政府补贴油价。目前从RM 2.00汽油价格所取得的收入,政府都注入国家基金。假如政府采用底价设定机制的话,那意味着汽油价底价设定在RM 2.00,若油价成本跌至1.60,有关差额就是政府的收入,而政府只有在国际油价飚升时,制定顶价(Ceiling Price)机制来补贴国民。看来,国阵政府的意图已经呼之欲出,油价过低的时候,不客气赚我们荷包的钱,相当于石油税;而油价飚高时,国阵政府才由口袋里,拿出一点点来救济可怜的我国广大国民的荷包!但请留意,这是你我的钱……羊毛出在羊身上,左手进右手出的“骗人欢喜”的燃油政策。


燃油补贴解套,巫统抽子弹反扑

自巫统全国各区会确立了副首相纳吉的首相接班方案以来,兼任财长的纳吉不断地抛出各式各样开明的言论(种族股权)和措施(RM 70亿配套等)以挽回308思变的民心。308政治海啸对巫统种族政权所带来的冲击逐渐的明显起来,政策上开始有回应和反击以捍卫其逐步衰弱的政权,竞争的态势经已形成。民联政府还需要多多加油,并必须时时警惕自己,拿出真本事来与巫统种族政权竞争,为国家以及人民“老板”作出贡献。

1 条评论:

Tony 说...

"If I spend somebody else's money on somebody else, I'm not concerned about how much it is, and I'm not concerned about what I get. And that's government."

Forget where I read the above quote, but I would not argue if you say it's from our government's minist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