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2月25日星期四

3 弹巫统执政精英政治焦土战


先谈起小弟先后在再探巫统执政精英的政治焦土战略以及大马版政治焦土战一直不断炮轰的所谓“巫统-国阵精英利益集团”。

而今不止香港的亚洲政经风险评估顾问公司(Political Economic Risk Consultancy,PERC)以及前民政党智囊的时评人邱继玶也一针见血地点出,这少数的巫统,甚至是皇室的“精英”,不惜一切保住其权利,以在经营的就是一种家族的霸业。 但小弟看法,这利益集团人士不止是他们而已,还包含一些国阵成员如马华、国大党和砂州土保党等,还有其他种族资本家、企业精英、权贵及势力人士等。因此就首相纳吉早前表示在最近的国阵最高理事会已经决定重新检讨其章程,其中包括简化入党程序,让亲国阵的个人、非政府组织或政党获得国阵会员籍。相信巫统有意愿,这项提议不难在今年年尾举行国阵大会通过。

表面上,吸收新的国阵成员(个人、非政府组织或政党),可以吸引更多选民支持。一般大家相信的这些政党组织,包括爱国党(Parti Cinta Malaysia)、印度人前进阵线(IPF)、大马人民力量党(Makal Sakti)以及右翼的大马土著权威组织(Perkasa)将会被招入国阵的大家庭。除此之外,预料这项方案也能容纳一些在国阵或民联被排挤人士,比如在人民进步党的领导斗争中被革职后仍然是副部长的姆汝基亚(T. Murugiah)上议员、范清渊和刚刚成为独立议员的峇央峇鲁国会议员再林等。

非常明显的,巫统幕后操盘玩家的 Game Plan是只要能够维持一个以巫统为中心下,进行任何形式的捣乱收编和汰旧迎新一些过气衰落的社会代表力量(即成员党)都在所不惜。在棋盘中,国阵只是个载体,只要不影响巫统,我国任何政治力量都可以“乱!乱!乱!”,好比马华民政乱,那华裔部长给华总也可以。

这种民粹主义谋略,主要是借助对国内其他政治力量内外煽风点火,相互斗臭的局势,把选民们弄得团团转,让选民们陷入“天下乌鸦一般黑”,又或者是“两个烂苹果选其一” 的残局把选民们弄得团团转至厌恶政治,而最后获利的还是巫统-国阵精英利益集团。

正当国阵与民联各政党忙于政党问题之时,巫统便可以借机杀入马来腹地,高唱“马来人大团结”。长远策略来看,只要一旦巫统在下一届大选能够成功稳住马来票,最后巫统还是个大赢家,权力将更为独大。

良好施政的意义是回到政策的根本,何谓“什么是消费税GST”、“你的能源政策(油价电费)是如何?”、“石油税如何分配”、“司法能否公正独立”。选民们,我们可以厌恶政治,但是当政治搞上你的荷包。我们必须冷静地听其言,什么是真正的一个马来西亚,还是电台电视台的宣传歌曲?什么是班达马兰新村新年大团拜?

我们更必须张大眼睛地观其行,是“rakyat didahulukan, pencapaian diutamakan”,还是继续的维护利益集团(权贵、精英、资本家、高级官僚、势力人士等),让他们建立保有垄断(Monopoly)+寡头 (Oligopoly)+寻租(Rent Seeking)+政府补贴(看看我们政府对大道及粮米食糖的补贴)的企业皇朝,以榨取你我甚至下一代的福祉。


308后,大马面对一个全新的局面,是迈向更进步又还是国家改革难产,记得这不是国阵还是民联的改革而已,是个属于大马国民上上下下以及我们下一代的改革,这得考验我们作为选民的智慧。

1 条评论:

Kok Heng 说...

说的好!再接再励。
全民的改革,不是政党的改革。